哥当上中科院院士了


微信公众号

ac8dd8228050fe9a29d7344d4e8abc03

 

哈哈,标题党了一把,不要介意,我哥,张平文教授,前几天当选上中科院院士了。由衷为他感到高兴,虽然自从他去了北大就很少回家所以我们很少见面,但对我的影响却是很大的。

我刚出生,他就已经从北大毕业而且留校任教了。我3岁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教授了😂。也许我刚开始懂事的年纪,恰逢他当上教授的新闻传来,所以家里的大人们都在各种夸他,他就这样成了我小时候的偶像。

大哥一年到头很少回来,一般是过年的时候,我们小孩应该都很期待,因为他会给我们带些高级新鲜的文具和书回来。我记得我最喜欢的那几本作文书都是他送的,还有小学数学竞赛书。他们大人有大人的活动,所以每次回来会准备几个有趣的智力题,丢给我让我慢慢解,解出来一个他又出一个,总有解不出来的,解不出来的他也不会直接说答案,而是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给我个启发然后最终再解出来。也许我的智力就是这时候被开发的吧。

他留下来的数学竞赛书,我爸妈也会每个周末让我做几道才让出去玩。到小学五、六年级去参加汇集了全市的高手的数学竞赛班的时候,老师也不得不由衷的说我是班上最好的苗子啊,哇哈哈,亏我还经常逃课打游戏……

送书的时候他会送给小孩们不同的书,大家也会相互借阅。我又从另一个小孩那里借到一本杂志,上面有一页讲制作flash动画的,然后就跟着做了一下。感觉特别有意思。从那开启了我扶摇直上的自学计算机的道路,从Flash,到里面的ActionScript(一种和C++语法很像的脚本语言),到php, C++ … 这些都是在初中和高一。

然后高二的时候,这里又有两个我感谢的对象,高二的新班主任柳朝晖老师,和学校负责信息学竞赛的唐金龙老师,因为柳老师和唐老师比较熟,然后我又经常帮老师解决些网络问题😂、剪辑些视频、InDesign个班级刊物、一些课题报告喜欢做成一个动态的Flash,所以柳老师就把我推荐过去了,跟着唐老师入门学习各种算法和数据结构,知道了信息学竞赛是怎么一个回事,那时候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我请了一个月的假,回家看书自学,哦,对,忘了说,虽然我们学校确实有老师负责这块,但以前一般只会利用课余时间,一周一节晚自习这样子,所以真正去参赛的都很少,历史上任何等级的奖好像都没拿过。我是一个不太守规矩的学生,唐老师又给予充分的信任和大力的支持,学校的好几个机房我都有钥匙,所以从一开始每天的午自习时间和整个三节晚自习时间都待在机房,到后面整天整天的待在机房。然后后面又请了一个月的假,每天从早到晚自学几本最权威最难的书。到这里,算是理论基础已经具备了。

然后大哥华丽丽的出场了,他联系了我们省最好的高中之一的雅礼中学里的老师,让我跟他们学校的专业竞赛班一起参加赛前集训,那是比赛前最后一个月,刚进去的时候,稳定在倒数几名,但集训期间,成绩也稳步上升,偶尔也能拿几次单题第一,到最后比赛拿了湖南省一等奖。这个奖如果没有柳朝晖老师,没有唐金龙老师,没有大哥,没有雅礼的老师和同学们,是拿不到的。

拿了奖之后,获得了保送资格,去北大参加保送考试,从准备竞赛到拿奖到保送考试有4个多月没碰过书了,所以面试成绩很高(好像是86,上90可以免笔试,但一般不会有),但算上笔试结果,好像是湖南省的录前42个,我是第44名这样子。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去北大的动力不大,这个是另一个话题,此处不表。

所以最后失去了跟大哥继续成为校友的机会。

对,还是补充说一下我的高中吧。

我跟大哥是高中校友,长沙县第一中学。

但差别是,他读的时候,长沙县一中还是一所很牛的中学,光他们班好像就有十多个去了清华北大。

而我读的时候,已经连续很多届没有能考上清华北大的了,偶尔一届有一个。

我们县实行生源管制,也就是说,考全市统考的中考卷,成绩再好,也不能去市里的学校,只能在一中或者另一所县里的实验中学。

说实话,我不知道从宏观上说是好是坏,但对那些被强制留下来的学生个体而言,真的是变态。

刚才说了,一中有过辉煌的时候,而很多人的信息或者印象都要滞后很多年,所以呢,身边的所有人包括亲人、老师、邻居大伯,都说一中如何如何牛逼,于是就去了。

信息闭塞害死人啊,对于这一点的深刻认识也许就是我最大的收获吧,当然绝对不能怪别人,说来也奇怪,高中一直荒废学业(从初中开始荒废了,不过那时尚且有老底可吃),好像从来没考好过,印象中最好的也就全校50名左右,每年的老师都换,却每年都有老师说,你小子努点力,可以考清华北大啊。(你不要这么说啊,你要知道你这么说了,别人没有努力的动力了啊,你应该说,那小子没什么了不起,那小子才会下一次考出一个很漂亮的成绩来得瑟啊😂)好吧,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眼力能觉得我一个最佳纪录全校50名的能考上全校第一都不一定能考上的清华北大,说来还是自己不争气吧。

不过拿到奖和保送之后,学校把我的名字和事迹张贴在了杰出校友-大哥的旁边(虽然成就相差非常巨大),也算是高中一个光荣的谢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