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力


微信公众号

720bd3fb3b217ca2f66c186204cb9eda

 

先说说我的领导力事迹:

3-5岁,成为当地孩子王,二三十个小孩,包括比我大3岁的也都在“统领”范围,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叫他们站着就得站着,看他们累了叫坐着就得坐着。为什么记得是3-5岁?因为后来就搬家了,搬家之后上幼儿园大班。

小学当班长,停,你以为我会说这种?No, No, 当过什么职务并不能说明有什么能力,看一个人能力还是要看他做了什么。

小学成立了一个帮派,拉帮结伙,界线分明,有一个小本子上密密麻麻的记录下帮派每一个成员的名字和职务。还放高利贷,日息最高时达到100%,不还钱的会采取一些“措施”,比较恶劣的包括撕掉教科书封皮、扔掉笔套橡皮、把桌上的东西都扔到地上、把文具袋里的东西都倒在地上。

等等,等等,我是一个喜欢欺负弱者的人吗?那我说一下另外一件事。幼儿园和小学,我们班上分别有两个智障(姐妹俩),没人乐意跟她们玩,她们长得虎背熊腰(比我们大几岁),说话语无伦次,吃虫子、吃石头。只有我不嫌弃她们,并且让我朋友们也跟她们玩,她们家住在我妈单位附近,我经常“护送”她们回家,我妈的同事跟我说,不要跟她们玩,会被带蠢的,我当时反驳她们,她们不会把我带蠢,我要把她们带聪明。这句话至今还在我妈单位流传,她们的妈妈更是被我感动。

那刚才说的高利贷那些“坏事”,是怎么回事呢?其实完全是无奈之举,相信每个人都遇到过借钱不还的人,承诺了一个时间,到了不还,又承诺一个时间,到了又不还,大家都没有办法,所以才会有“高利贷”的事情,帮那些好心借同学钱但是一直收不回来的把钱收回来。惩治的主要还是名声比较不好,借钱想赖掉的人。

初一的时候,学鲁迅的《三味书屋》,课本后面有个扩展习题,排演话剧。但往往这种习题都被忽略了。这次我就跟老师提出来说做这个。老师就说,行,你去弄吧,能弄出来的话周五下午那节语文课就留给你。然后包括剧本、人员的选拔、排练,就在这几天的课余还有放学后让大家多留半个小时,给全部搞定了,课前的场地布置,让同学配合把桌椅摆好,全过程没有老师的参与,弄得相当圆满,我们学校教导主任看到了,结束之后进来我们班说,“刚才这个同学颇有大将风范,有指挥千军万马的气势。”,我们教导主任是相当不吝啬夸人而且擅长夸人,不过换作你在初一的时候听到老师这么夸你,你会不爽?

之后的初中、高中,每一年,都有一些需要学生集体完成的工作,班上的学生分成几个组,好像每次我都不在老师“钦点”的组长之列(我跟老师的关系一直很微妙,用我爸的话说,是对我又爱又恨),但我不喜欢他们只是图完成个任务而已,我喜欢去追求这个活动的初衷,所以当我不满时,我总会跳出来,跟同学说,我这里也成立一个小组,而且每次我的小组人数反而是最多的,有时候不得不劝组员去其他人数太少的组。而且更让我骄傲的是成果,美食节,我们组的桌子上,有鱼有鸡有牛肉有汤,荤素搭配得当,有饮料,每一道菜都是饭店里有菜名的菜,放在一起也很像是一桌酒席,其他小组大多都只有两三个真正意义上的菜,其他的就靠水果凑数。当时就一天的时间准备,一个团队的成果好,主要是比拼统筹安排,分工明确而且合理,还有负责人愿意操多少心。那天晚上也出现了两个问题,不过都得到了顺利的解决,基本上每个在第二天要带东西(食材等)的同学都在晚上打了电话给我汇报,等到这一环没有问题了,才安心入睡。还有研究性课题的成果报告,除了高中最后一次学校完全没有留一点时间而且同学们都忙于学习,就我一个人在一个借来初中的实验室里完成了模拟“百慕大之谜”的实验。其他的每一次成果展示,都属于远超其他人,让学生和老师惊讶,出乎意料的。

包括初中当时玩过一款网页游戏(国内页游鼻祖)《战神世界》,当时里面的玩家很多都是程序员等等IT届人士,整体文化素质比较高,是我玩过游戏氛围最好的网游,没有之一。当时是60多人的头儿,还经常问里面的程序员一些编程的问题。

在大学,策划组织过几次几十人的活动。(在这里不得不吐槽一句,组织活动,不是简单的把人拉过去就算完了,活动的内容很重要,先干嘛再干嘛再干嘛再干嘛,一定要清清楚楚,安排到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组织活动有一点点安排不到位就会引来吐槽,而这个吐槽确实就是你做得不够的地方。曾经有同学说,我组织的活动是他大学里印象最深刻的事情之一。我觉得这就是意义所在。)不过说实话,确实很累,所以后来我一直想找这方面能力比较好的学生来替我策划组织活动。

大学带过几个团队,大一级、两级、三级、四级的而且在本年级出类拔萃的人才都有。而后来创立公司出任CEO,也有比自己大十岁的技术加入。

领导力到底有没有天生的成分呢?好像大部分人都会觉得有,我也偏向于认为有。比如我从小就觉得我安排事情指挥别人分工上面比大人们做得更好;跟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能及时准确的感受到别人的感受(能准确感受到别人的感受又能让你准确预判到很多事情)。而这两点也是我奶奶所经常被人称道的,还有我父亲。

好了,前面吹这么多牛逼主要是希望下面的内容能得到重视。(其实这些可能都也算不上什么,所以一定要注意提升自己的平台,进入更高的平台,否则能力再强的人,也只能做点“算不上什么”的事情。)

好,领导力是什么呢?就是有多少人愿意跟随你么?

号召力并不等同于领导力,其实,当跟随的人到一定数量时,已经跟你个人无关,他们可能完全不了解你,而只是就势。

所以,古今中外的优秀领袖之间,可能性格完全不一样,做出很多完全相反的事情,甚至同一个人不同的时候做的也完全相反。但他们却都是优秀的领袖。

领导力不像技术,有标准答案。我在大学参加过一些学生团体的面试,有技术面试,也有领导力面试,我的技术水平超过面试官很多,但技术问题往往有标准答案,交流几个回合下来,如果我说的他不懂,我可以降到稍微比他了解的只高一点点的层次,这样就没问题了。虽然可能会给面试官留下“狂”或者“傲”的印象,但那没办法,当你水平真的较高时,一些简单的陈述语句,听起来都会比较“傲”,例如:“这些其实我都会”,“这些我都用过”,“这个我已经不用了,我选择了更好的”(如svn->git),“我一般半个小时解决500块的case”,还包括这段话前面那句“我的技术水平超过面试官很多”。其实你仔细看,这些都只是简单的陈述句,但别人听了却会觉得你傲气(你已经超出了他本来的预期范围),只能以后相处了解更深入之后消除误解。平时生活中你可以为了避免别人觉得你傲,所以连这些陈述性语句也不要说,装白痴就好;但关键时刻你可别还顾及这个,去装白痴(比如面试时)。陈道明先生也说过,不要怕别人觉得你傲。其实当我听到谁跟我说谁谁谁很傲的时候,我反而会对那个人感兴趣。

但领导力面试就不一样了,我参加过北京大学,中南大学,湖南大学教授的面试,还包括一些企业的面试,得分都挺高,但在学生团体面试却恰恰相反。熟悉我的人其实都知道我看人很准,作为学生团队leader,作为公司CEO,我面试过不少人,也参加过国内各种人力资源的沙龙和活动。我发现有不少相比起普通大学生非常出类拔萃的,也是在学生团体面试时结果不好。我发现主要还是学生的阅历问题,在普通的学生面试官面前,进攻性强的,爱争爱抢的,往往得分高。进攻性强一个可能是由于性格,二个可能是由于紧张,想赢的愿望更迫切(越想赢就越怕输)。这其实是很初级的,资历越高的面试官才能看出些其他的东西。

那么领导力到底看什么?

我刚才说了,其实人人都能当领导,再怎么样你能拉一两个跟你一起,然后势起来了,就跟你个人无关,越来越多的人会顺势加入你。比如陈胜(反秦朝的那个)。

人人都能当领导,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当好领导。比如陈胜,势起来之后他成了所有反秦势力的领袖,有机会当皇帝,但却分分钟倒下了。

知人善用

看刘邦项羽就行了。知人善用很关键。

包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信任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说起来容易,真正做到的很少。

欣赏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大方

真大方,而不是假大方(小恩小惠)。哪怕你是leader,没有人是单纯为了你,为的还是自己。

坚持

什么时候失败?不是你手下任何一个人放弃的时候,而是你放弃的时候。leader必须是最后一个倒下的。

战略眼光

前面的可能都更像是“特质”,而这个更像是“能力”。毕竟leader是最高决策者,手下哪怕再有能力,任何决策也得leader同意,那么leader到底会采用好的还是不好的,就取决于他的战略眼光了。

这篇文章到这里结束吗?不,还没完。

我刚说了,古今中外的杰出领袖们,什么样的都有。所以上面几点,也都能找出反例。

比如匈奴单于冒顿,他在手下人很少的时候,就非常不留情的杀头,比如他让手下杀他自己(冒顿)的爱马,不杀的处决;他让他手下杀他(冒顿)的老婆,不杀的处决;他让他手下杀他(冒顿)的亲生父亲……但他成了一个非常杰出的领袖……

杰出的领袖会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行为,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知道,一切的知识,都只是磨刀石,用来磨练自己智慧这把利剑,就像不要用磨刀石去切东西一样,不要照搬经验和知识,而应该用自己的智慧。

在战神韩信之前,所有的兵书、兵家,都说背水布阵是大忌,是错误的,但韩信却偏偏背水布阵,通过激发战士求生的本能,最终取得了胜利。

所以真正杰出的领袖,不会给自己设限,没有绝对的对错(包括前面总结的任何一点),更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并且知道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