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简单能永恒


微信公众号

640-5

现在90后应该都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以前那些各种“美化”之后的“非主流”照片已经拿不出手了,有一期快乐大本营也拿出来了他们当年的“非主流”照片来自嘲一下。相反,那些拍的简简单单不做过多修饰的照片,却无论什么时候还可以偶尔拿出来发个朋友圈怀念一下。

初级的设计师们,经常喜欢把字体弄一些斜体,颜色千奇百怪,爱用彩云体、行楷之类的字体。反而一看就很低级、廉价。而高级的设计师们,则更倾向于选宋体、黑体。

以前的我,一直喜欢酷炫风,初中的时候自己做了一个很酷炫的 flash 来当作QQ空间。虽然网上那些同年龄的小男孩小女孩被惊艳得赞不绝口,但实际上到了高中就没法用了。高中又给自己做了一个长得跟 Windows 7 一样的个人网站,但到了大学,又过时了。大一的时候又重新做了一个当时大家觉得酷炫的主页,然而现在又过时了。而那些真正的学术界大牛的网页,一般都极其简单,白底黑字蓝色的链接。没有过多样式。当我下一次再重新制作主页时,我也会这样。

越潮流越容易过时,越简单越能够持久。

上面提的三个都是视觉上的,再来看看其他方面。

我相信大家如果有过教导其他人的经验,会经常听到一句话:这个太简单了。

以前有个本校的应届生来应聘设计师,我要了作品一看,当下就没了兴趣,但跟他说了一下,你去把《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看一下吧。没过几天,他又给我回复了,说,那本书太简单了。平时我可能就懒得回了,但那天我又给他拿书上“简单的东西”来讨论他的作品,过了几个天后,他又发给了我新的作品,立马比之前的跨越了好几个台阶。

最近两年,很多人问我怎么学机器学习/深度学习时,我会先让他们看 Andrew Ng 的视频然后再给出几本书让他们选,其中有有过一些实战经验的人,看完或没看完就会跟我说,这个 Andrew Ng 的视频太简单了。

Xavier Amatriain 在 Quora 上说他面试过很多自称有多年机器学习经验的人但他们却无法回答很多在 Andrew Ng 的视频里已经很好阐述了的问题。

说到人工智能,我相信就算专业跟这个不相关的也都有这么个基础的了解:就是让机器人做看似十分复杂的工作它们能做得很好,但做在人类看来最简单的工作却做不来。

所以你觉得最简单的东西,也许恰恰是最有价值的东西。

比如说,大道至简。

你看完很多很多书之后,你学完很多很多的知识之后,甚至于当你经历完整个人生之后,你明白过来的,往往是已经在人类社会留传了上百上千年的很简单的道理。

而我却看到很多人当自以为拥有了一些“高级”的知识之后,洋洋得意的做出与最简单的道理相违背的事情。大家总是对大公司、大组织,有迷信,觉得他们的行为都是经过多么多么严密的思考和策划做出的多么多么有深意的行为,其实根本没那么复杂,再庞大的组织,一旦违背最简单的道理,再大的大厦也可能顷刻倒塌。历史已经证明了很多次。

你不需要再看教你怎么提高效率的书或文章了,作者未必有他说的那么有效率,很可能他之前是一个十分低效的人在一段时间内发现自己效率提高了以为自己永久改变了,迫不及待写下了书或文章,但其实每个人都有人生中效率很高的阶段,而且再多的书和文章无非也基于一个最重要而又最简单的前提:

去做

你牢牢记住这个并去执行,效率自然上来了。

你不需要再去看教你怎么人际交往的书或文章了,只需要记住并执行你肯定早就听过的最简单的道理:

诚心待人

保持联系

富兰克林是我认为的大成就者之一,他在自传中说自己每天会评估自己的13项美德:“节制、寡言、秩序、决心、俭朴、勤奋、诚恳、公正、适度、清洁、冷静、贞洁、谦虚”,哪一天哪一条没做到,就划个叉,然后来不断提升自己的美德。

而这些内容,小学的“思想品德”里面就都涵盖了。如果你能把它们落实到位,你也能成为很了不起的人。

从我看各种历史的角度,不管是在多么残酷的竞争之下,就是谁掌握的简单的道理越多,谁掌握的道理越简单,谁更有可能获胜。

小说连载(二)


微信公众号

640-2

 

上回说到我问崔立华那局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正是

少年初入江湖路,不知社会多坎途

崔立华说道:“那局长办公室里的人见我过来了,便问,是谁叫我来的。我便又说了那局长的名字。那办公室里的人又问了详细情况我也把来龙去脉给他说了,他却冷笑一声,道‘他都自身难保了,你还是哪儿来的回哪里去吧’。于是就让工作人员把我送出去了。我走出来再跟工作人员打听,才得知,原来之前那位局长,在一处地方有一套别墅,被查着了,昨夜里被抄了家,已经关起来了。”我听了却目瞪口呆,又问道:“那你去看了他吗?”崔立华道:“哪里去找起哦,而且我跟他也并没有这等交情。”我心里想,如果是我,可能会去看看罢。崔立华又道:“本来是做了长远打算来的,结果第二天就又原路回去了。”我听了也一阵唏嘘。后面又与崔立华聊了许多,聊到无话之后。坐着想一想,对那长沙,也没什么具体印象。只知道内里有个湖南卫视特别出名。《越策越开心》、《快乐大本营》都是小时候爱看的节目。我向来不追星,但演艺界有一个人却让我着实佩服,那就是湖南卫视的主持人汪涵,经常从他主持的节目中感觉到他的学识渊博,后来他又编了一本《有味》,却是他到处去寻访那些快要绝迹的传统手工艺人,把那些中华传统的文化,用文字给保存下来。如此有心之人,还能落到实处,确实难得。

继而,思绪开始乱飘,没甚益处,于是掏出手机和耳机,听起书来。

不知过了多久,听得正津津有味,声音却嘎然而止,掏出手机一看,按了个按钮,屏幕没亮,只怕是已经没电了。于是只能取下耳机,看旁边崔立华,已经怀揣着双手睡了过去。只一眼,便突然也觉得自己困意袭来,就也趴在前面的小桌板上睡了过去……

醒来时,只见崔立华站在走廊上正取出背包里的水在喝,见我醒来,便说:“马上就要到了。”我看看窗外,感觉车速已经慢了许多,便也站起来舒展舒展身子。又跟崔立华闲聊两句,车子便已经到了长沙南站,停住了。拿起背包下了车,走出车站,打了辆出租车就往中南大学赶了。

那出租车司机十分健谈,开了一路,说了一路,内里具体的东西我已记不得了,只觉得这出租车司机谈吐颇有些深度且是个非常有文化之人,下得车来,我便问崔立华:“这等人,怎么去开起出租车来了?”崔立华却道:“出租车司机,恐怕是最鱼龙混杂的职业了,那里面有文化程度小学都没毕业的,有找不到其他工作的,也有一些以前给高官当司机的,也有国企老板破了产的,还有一种,这是我一个朋友,他是大老板,也没破产,却偏偏怎么都觉得那生活没意思,只愿去开那出租车才觉得有意思。”我说:“前面几种,那都是暂时落魄,只有你说的最后这一个,才真是奇了。”崔立华说:“他这还算好的,能从开出租车里面找到生活的意义,还有一些找不到的,得了重度抑郁症,去自杀了呢。我认得的就有几个,可见这是个常见问题,还有一个,那是极其富有,却把所有的家产都转移到了老婆孩子名下,自己分文不剩去出家当和尚了。”我听得啧啧称奇,心里想,莫非是他们的人生目标实现了之后,没有新的目标,导致生活没有了意义,就好像我玩游戏,通了关,实现了最终目标,再玩下去就没意义了一样么。

说着话,已经走到了中南大学新校区体育馆门口。走过来一路上都是挤满了小车,亏得我们那个出租车司机有经验,把我们在前一个路口放下,我们一路走过去,却比那些坐在车里的人还快。这人行道上的人也不少,形形色色的行李箱拖在地上滚来滚去,有顺着我们走的,也有逆着我们走的,都行色匆匆。有的一个女儿,一个爸爸,一个妈妈,每人各拖着两个行李箱。我和崔立华两个各背着一个背包,不慌不忙的走在这,倒反而显得有些不搭了。

体育馆一个好宽敞的地方,此刻约莫有几千人挤在这,真是好不热闹。我一眼看见写了我们院名的一块大大的红布,于是走了过去,排了队,办好了报到手续。然后又到公寓办好了寝室入住手续。领了两床被子、两床被套、枕芯、两个枕套、两条床单、两根竹竿和一张蚊帐。崔立华帮着我一起搬到了寝室。打开寝室门,只见左右各连着两个上床下桌,正对面有一个透明的推拉门,可以直接看到对面的寝室楼栋。此刻寝室中没有人,但已有两张床上铺好了床。我在剩下的两张床中,选了靠门的一张,放下东西,铺好床。再稍坐着休息一会儿,就与崔立华下来吃晚饭了。

天色已经有点黑下来了,我们寻着一个餐馆,简单吃了一顿。崔立华说他等会就要赶着回去了。我说:“何不在长沙玩玩再走?”崔立华说:“本来也这么想的,但刚刚接了电话,明天有事儿,所以今天就得回去了。”我说:“本来报到这事儿我一个人就行,累得叔叔跑一趟。”崔立华说:“这不打紧,你在这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学习,别让父母操心。”我说是,是。吃过晚饭,崔立华打了出租车走了。

我到旁边的超市,先买了些牙刷牙膏之类立马要用的东西。买好了之后又买了个桶,把东西都装在桶里提着往寝室走。

到了寝室,此刻却有三个人在那,其中一个我在新生网上见过,应该是我的室友石健,另外两个想必是他的父母。见我过来,给我打了个招呼,然后交流了一下彼此家乡的情况。免不了也说一些鼓励的话,说要互相多多照顾,一起努力之类的。聊了一会儿之后,他们说要下去了,石健说他今晚陪他父母住在酒店里面,明天老人家就要回去了。我说行。于是等他们走后,我拿出手机来充电,接着把刚买回来的东西一一拆开放好。

这时,寝室门又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长得比较帅气的男生,看到我便叫了我的名字,我也认得他,应该是刘古月胡。在新生网上面,本来所有人的照片都应该是高考的证件照,却唯独只有他的,背景不是黑布、蓝布、红布、白布,却是一堵白墙,还泛着黄色的灯光,照片边缘还隐约可见床沿。而且所有人的信息都有民族、籍贯、政治面貌、家庭地址、就读高中等等,而他的信息里面,却仅有一个姓名和一张照片,其余的都是空白。当时就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且不说单单他的名字,也如此奇怪。

他打完招呼便说:“我们到隔壁的寝室去看看吧,认识一下班上的同学。”我觉得也好,就先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跟着他一起逐个逐个在我们班里的寝室跟大家认识、聊聊天。主要是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和家乡、爱好。到了最后一个寝室,内里有一个人说他是代理班长,我们一些人过去之后,他就说:“那干脆就现在男生们都来集个合吧,看看人都到了没有。”我奇怪怎么刚报到第一天就有了代理班长,原来他是提前了几天过来,先见过了辅导员,所以就指定为代理班长了。大家集了合,点了点人数,还有人没来,其中就有我们寝室的一个。

散了之后,各回各寝。我继续收拾东西,古月胡也开始收拾东西,我把牙具放到洗手台上面,走回到桌前时,瞥见古月胡拉开的书包里,有一张红色的折叠纸,上面赫然写着“湖南大学录取通知单”。我问道:“这是谁的录取通知书啊?”古月胡一看,道:“噢,这个啊。”顺手拿了起来,一打开,只见上面居然赫然写着刘古月胡的名字,贴着跟我在新生网上看的一摸一样的照片,也有学号班级,这可奇了怪了。看我纳闷不已。刘古月胡不慌不忙的说出来。

正是

千军万马独木桥,却有他径不曾知

要知刘古月胡说出什么来,且待下文再记。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小说连载(一)


微信公众号

640

 

记得我十七岁那年,考上了中南大学。紧张的高考过后,玩闹了一个暑假,眼见着只有几天就要报到了。我父亲却仍人身体不适,不能奔波劳累,母亲也得在家伺候。但我一个人去,他们又放心不下。于是委托了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带我去,这个人名叫崔立华。父亲带我到得他家,当面商量,他也一口答应了。于是买定了高铁票。一同吃过晚餐,便回来了。转眼又数日过去。便到了要准备出发的时候。

我向来不喜欢多带东西,只把录取通知书收进书包,捡了三套换洗衣物也一并折好用袋子装着也放进书包,便是我的全部行李。崔立华也早早到了我家,父亲身体不适合驾驶,所以崔立华载着我和父母三人一起到了高铁站,取了票之后,就要立刻过安检进站了,父母再交代了一些分别时的话语,我和崔立华便进站了,父母打了出租车回去。我跟着崔立华走到了检票口前面的座位上坐着。便开始想象我的大学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但还没开始想,崔立华的话把我打断了,他问道:“你之前有去过长沙吗?”我说:“并没有。你呢?”崔立华说:“我去过三次罢。但都没有停留太久。”我问道:“是去做什么呢?”崔立华说:“第一次去是我刚毕业的时候,被分配到了湖南郴州的一个矿上教书,路过了长沙也在那里转了转。第二次去是押运一车煤矿到了长沙。第三次则差点要长期留在长沙了。”我问道:“是怎么一回事呢?”崔立华说:“有一次在我一个朋友的喜宴上,有人带来了一个摄影机,那时候的摄影机没有现在这么常见,大部分人都不知怎么用。我在大学期间,刚好喜欢搬弄摄影器材,玩的也比较熟悉了。所以就用他那摄影机帮我朋友把整个婚礼给拍了下来。也与这摄影机的主人认识了,原来是长沙一个公安局的局长,我们本来聊的就投机,加上那时候的大学生都是香饽饽,他们单位又一个大学生都没有,便邀请我去他们局里挂一个文职,做一些录像的工作。我觉得这工作也不错,就答应了下来,他给我写了他们单位的具体地址,嘱咐一定要到。他回了长沙之后,还接连二三的催我去入职。我便坐了火车赶过去了。按他留的地址找到了他们的单位。进去后,那里工作人员问我是来干什么的,我便说是来入职的,工作人员问,是谁批准的,我便说是贵局局长批准的,又问,哪一位局长?我便说了那局长的全名。工作人员愣了一下,犹豫了几秒之后说,我先去问一下,那工作人员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又出来了,让我去局长办公室。工作人员领着我到了局长办公室之后,我却看到办公室里面并不是当日我见的那个人。”说到这,广播里放到我们这列列车开始检票入站了。检票口两个工作人员开始把伸缩栏杆的带子放了下来开始检票。而后面也不知何时已经排了十来号人了。依我的个性我喜欢就坐着等别人排得差不多了再起身去续上。但此刻有长辈在场,由不得我的个性。只见崔立华已经站起身,把背包背上,说了一句:“走吧。”我只得也站起身来把背包背好一起去排队了。站入队列之后,我便马上问道:“之前见的那个局长是个骗子吗?”崔立华说:“先排队,等上了车再说吧。”我心里暗想,这崔立华真是个颇讲规矩之人。队伍排得很快,我们一前一后检了票入站,上了手扶电梯,找到了地上标记的车厢号,径直走了过去,不一会儿,车子开过来了,车头的样子颇像小时候看的动画片《铁胆火车侠》。车子停稳后,车厢门打开,我们便走进去,找到了位置,崔立华把背包搁到了座位上面的搁板上,我则直接把背包放在了地上,小腿肚子下面。等到车上的人都放好了行李入了座,车子开动后,我便又问:“刚才说那局长是怎么一回事呢?”崔立华笑了笑,说了出来,却让我目瞪口呆。

不知那局长是个什么情况,且听下回再叙。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三门问题引发的思考


微信公众号

72ab8debd65b654714eea8062ec88326

 

最近老有人催更,今天就更一篇吧。其实标题叫三门问题引发的思考并不妥。而是三门问题引发的问题引发的思考(太绕,后面你就知道了

也是在春节期间看到了西乔发的那篇讲到了三门问题(Monty Hall Problem)的文章。这里我从中摘编一下描述三门问题的部分。(并不是本文重点

假设你正在参加一个现场抽奖游戏:

有3扇门,你可以选择一个,并得到门后的奖品

其中一扇门后是一辆豪车,另外两扇门后各装着一只猫

你选中了A门

主持人知道每个门后都有啥,且永远都会在你没选的两扇门中打开有猫的门

所以主持人打开了B门,门后是一只猫

你有一次更改选择的机会,你是否应该换成选择C门?

在1990年的时候,有一位读者把这个问题寄到了目前为止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最高智商的人类/女性 Marilyn vos Savant 在《Parade》杂志开设的专栏。

她的回答是不换有1/3的胜率,换有2/3的胜率。

然后她收到了来自学界的雪片般的质疑和羞辱:

“看起来你很喜欢直奔要点,那我也直接点:你搞砸了。如果一扇门打开后显示没有奖品,那么剩下的两扇门胜率都各是1/2,没什么可能一扇门比另一扇门的概率高。作为一个职业数学家,我为大众在数学技能的缺失感到十分担忧。请承认你的错误,并在未来更用心些。”
Robert Sachs, Ph.D.
乔治梅森大学

“你捅篓子了,你捅大篓子了!看起来掌握基本的数学原理对你是有困难的。无论你是否改变选择,概率都是1/2。这个国家里已经有够多的数学文盲了,我们用不着“世界智商最高的人”来证明这一点了。丢人!”
Scott Smith, Ph.D.
弗罗里达大学

“我曾经是你专栏的忠实读者。但这件事上你真的错了。我是专业干这个的。”
James Rauff, Ph.D.
密利克大学

“在回答此类问题之前,你应该重修概率。”
Charles Reid, Ph.D.
弗罗里达大学

“很震惊,在被至少三个数学家纠正之后,你仍然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Kent Ford
迪克森州立大学

最后,她号召大家做实验,无论是真实世界的实验或者用计算机模拟都行。结果几乎所有的实验结果都证明她是对的。包括Paul Erdős在内的顶级数学家,即使在公式化的数学证明面前,他仍然拒绝相信且更加愤怒。直到亲眼看到数百次计算机模拟的结果,才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

好了,描述到此结束。接下来带大家进入到我看完这篇文章之后的思考。

首先,其实在大多数问题上,学界是正确的。(否则这个事情也不会引起重视,也不会被人津津乐道)。而且科学是在发展的,在它出错了的时候,会进行自我修正和完善(包括在这个问题上)。所以科学肯定是要相信的。

然而,与很多教育程度不高的人不相信科学相比,也有很多教育程度高的人迷信科学。在知乎上尤其处处可见。很多人挂着Ph.D的头衔因为是自己专业的内容,就开始在很多其实现在的科学研究还并不充分的情况下,或者哪怕在97.3%的情况下你说的都是对的,而选择性忽视那2.7%,抛出很多诸如“肯定”、“绝对”、“毫无疑问”之类的论断(虽然还是有很多这样的回答在不久之后就会经过他人的指正进行修改,加上“这是个人观点”之类的修饰语)。让我看到的是一个过度自负而不谦虚的科研团体,当然,这个自负可能是来自于现在科学的强大,来自于他们仪仗着科学的力量在于“民智”的较量中屡屡获胜。但是我们是否得想一下,从哥白尼提出日心说到爱因斯坦创立广义相对论包括Marilyn vos Savant解答三门问题,哪一个又不是推翻了当时学界很多人所认为的“肯定”和“绝对”呢?如果你对科学史了解更多那这样的例子也应该知道更多。科学的突破很多都是来自于出人意料的发现,由此也才有科学长足的进步。而那样的自负,在科研工作中能有什么有益作用呢?

“迷信科学”这个词,来自于我一个好朋友,我就借用了,但不知道他和我的想法是不是一样,我说的迷信科学,指的是对科学的已知、现有水平:太过相信,而对科学的未知、将来的发展可能性:不太尊重。

好了,然后再说到刚才三门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得到正确的答案并不难。只要会用几乎任一门语言编程的人,都可以写个程序去做实验。写这个程序也就几分钟慢一点也不超过半小时的事情。那为什么那么多 Prof. Ph.D 他们去寄信,也不先写个程序实验一下呢?好吧,也许还是我刚才说的,自负。

但是,你呢?如果你是当时的人,在 Marilyn vos Savant 鼓励大家做实验之前或者之后也好,你只要写个程序自己找到了正确的答案,那么至少在那一刻,你就击败了很多的在那一个专业领域的教授们和博士们。

明白了吗?仔细想想吧,这其实是个值得你兴奋的事情。科学是很强大,没有错,但真正使得它强大的人,并不多。大多数的学者,也只是接受了被告知的知识。三门问题,不止一个,在另一个“三门问题”上,只要你自己躬行找到了答案,那么在那一个问题上你就是战胜了他们。没有那么多鸿沟。

春节期间在电视上看了一个老挝电影:《火箭》。讲述的一个小男孩参加火箭节比赛(这里的火箭指的是点燃后能冲上天的烟花爆竹之类的东西),他制作的火箭夺得冠军的故事。刚搜索了一下还是柏林国际电影节的获奖作品。

有多少人缺少这个小男孩的精神啊,“造火箭,难吗?”小男孩如是问。

写到这里,突然想到我很小的时候很不解的一个问题:不管是做什么工作,只要跟着一个已经在做这个工作的人,看着他怎么做,在旁边学,就可以了吧?简单的几个月,难的也不会要十年,为什么要让每个人花十多年去上学呢?

过年的时候总能又听到一些老一辈的事情。比如这次又无意间听闻到我爷爷的大哥。我爷爷的大哥叫张大爷(别笑,认真的)。张大爷青壮年时期应该是在政府部门工作,可能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退休了,干不了重活。想想啊,退休了,得多大年龄了呀?好歹五六十了吧?一开始是说举个锄头都费劲,但结果,不出多少时日,他老人家干活的力气,已经无人能出其左右,甚至包括我爸这一辈的晚辈。

你以为他老人家凭的什么?还不是认真。(好吧,本来还打算把这个本文主题的词语等到全文最后一句再提

我自己经常也有体会,很多人,他们本来是某个方面的行家,但等到自己认真去学习了之后,在很多问题上,已经反过来把他们甩开了。每一个认真过的人应该都有体会,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包括我自己也经常会在我会的领域里先指导一下别人,然后别人在这个领域超越我远在我之上,这是我希望的事情。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还有人会担心别人超越自己,这是我初中才有的心态……

最后再以一则能够更强化你印象的故事收尾(摘自《选择“凑合”就别抱怨》)

我有个好朋友,被我起名叫“神婆”,因为她有个“特异功能”——但凡她感兴趣的事情,不出仨月就会从门外汉变成小专家,然后在各种饭局中侃侃而谈,为此还结交了不少有共同爱好的新朋友。

去年她发现自己爱上了摄影,于是开始打电话跟我讨论要买什么样的新机器,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我心想你一个理科小白,搞那么专业的镜头你驾驭的了么?结果过了几个月再见面时,人家抡起大单反,极其熟练地给我们拍照,调光达人光芒四射;为了拍好大长腿满足我们的虚荣心,还专门上知乎啊数字尾巴啊各种论坛上学习,现在已经有了自己很熟练的逆光小清新风格。

今年年初,她又告诉我,新认识了一个朋友,办公室有大茶海,她去喝了几次,自己也爱上了喝茶,虽然家里小厅小室,支不起大茶海,但也已经买齐了工具,摆出了阵势。我又嘲笑她,你那么忙哪有时间喝茶啊,买个漂亮的大搪瓷杯子喝两泡得了。

没想到上周,这家伙微信给我发来一摞书和一张很做作的伏案自拍,书全是讲中国茶文化的,据说还关注了n个茶道的微信订阅号,每天坐车时翻一翻。昨天我们又见面时,她不仅给我订制了“私人品茶”方案(根据不同身体情况、情绪状态建议喝什么样的茶),还带了两个谈吐不俗的新面孔给我认识,据说是她们“茶圈”里相见恨晚的朋友… …

简直被她这一出一出的新戏给震住了。回想自己,业余时间也有不少爱好,可是没一个能说出点门道的,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懵懵懂懂不清不楚。说摄影吧,也略懂一二,但让我拍出很棒的片子还能修片,立刻就废了;说喝茶吧,我也喝了这么多年,但品茶的功夫还是很欠火候,茶道流程也并不熟练,每每遇到同样爱好的人,极欲交流几句,但没说多少就冷场下来,十分尴尬心有不甘。

OK,说了这么多呢,只是为了让你相信:

这个世界比的,是谁更他妈认真

我的2015,我的22岁


微信公众号

76682535a209468649b6ad4b38c85fb3

 

不得不说,一年的时间过得真真快。去年写了一篇《我的2014,我的21岁》。今年想把它持续下去。

在2015年的伊始,我妈把之前一个杂货屋里的我过去的东西都让收废品的收走了(虽然是因为她一下子忘记了里面有我的东西),预示着这一年必然是做减法的一年。

2015年里,有一天刚被别人夸倒车技术好,第二天倒车却狠狠撞在石柱子上,整个后杠都掉下来了……一定不能得意啊!

2015年里,决定把“以后可能会用到的东西”都减掉,只留下“以后一定会用到的东西”

2015年里,配了第一副眼镜

2015年里,有第一次去洗牙的血的经历……

2015年里,经常觉得,很多时候纸笔才是最好的工具,之前太依赖电子设备了,做什么事情都先想到要去找个app,没有的找到的话导致事情一直拖着,这样太不灵活了,纸+笔有时候才是最灵活的

2015年里,开始定期整理取关订阅号

2015年里,开始定期删除过去的朋友圈

2015年里,我的iPhone App数量可以控制在240左右了。希望明年能下降到100之内。

2015年里,很少去KTV,打台球的次数也大幅下降。所以说,生活中的组成部分与生活中的人是密切相关的。

2015年里,第一次出国,加拿大。感受非常多,下一次想去一下印度(虽然基础设施很差,但听闻现在那边年轻人的风貌很好)

2015年里,第一次去教堂,气氛确实很不错。到了陌生的城市,教堂里面有最友好热心的一群人。

2015年里,电脑和平板在加拿大被偷了,还好有出国前的备份。所以旅行之前一定要做好这种备份。

2015年里,我让几个朋友和家人说说他们眼中我的3个优点和3个缺点,很有收获,我都记着了。

2015年里,把从06年开始用过的所有浏览器(IE,搜狗,傲游,Firefox,Chrome,UC,Safari)的1万多条收藏夹全部清理干净,集中到一个地方了:pinboard

(整理的过程是有很多感慨的,比如,2011年12月28日添加到Firefox收藏夹“等待”目录里的网页:百度搜索_暗黑破坏神3,点开之后看到的结果却是“《暗黑破坏神Ⅲ》是暴雪娱乐公司开发的一款动作角色扮演游戏,于2012年5月15日发行。”而现在是2015年,稍微感受一下)

2015年里,开始做我的“人生大计”了,对,就像那个《小王子》电影里面的那个一样,但不会精确到小时、分、秒。而是以天为单位,并且只是一个大概。这东西很久很久很久之前就想做了,但总感觉这是个“大工程”所以经过了很久很久很久也没有做,或者做过那么几个很粗糙的版本,做在那里就没管过了。要发挥作用的话需要经常性的检查、调整。现在这个进展还不错,但也不排除突然一段时间没去管它就又等于废了。

2015年里,把去年6月坏了的Nexus 4修好了。并且掌握了破解Android密码的终极大法。

2015年里,把Google日历、苹果日历里面的所有事件按类型提取出来,然后把以前的日历全部清空,按照提取出来的事件重新分类,井然有序多了。

2015年里,又一次重启并调整了RSS阅读,把Zaker、知乎日报、微信公众号等等各种资讯阅读App都删了,把里面的内容统一集成到RSS,feedly换成了Inoreader。

2015年里,把过期食粮(09年10年下载的很多游戏源码、外挂源码、安全类源码、各种算法论文、ppt)都给删了。

2015年,确实是做减法的一年。

学了路由器开发,现在可以把路由器随意改造了。

学了知识工程开发工具CLIPS,不过有一定编程基础又用过Emacs Lisp语言的话,学起来着实十分简单。做了一个心理导诊的手机app专家系统。

学习遗传算法。

学习深度学习神经网络,对,就从TensorFlow入手。

学习利用EEGLab编程研究研究和处理脑电信号。

学习了百度语音识别+树莓派+Arduino+机械臂的控制

学的硬技能还是有点少,这一年的需求主要偏向于一些软技能。

写日记的习惯保持了。

每周看一电影的习惯保持了。

其他的都不够好。

拥有了护照。

拥有了Kindle。

拥有了iMac。

拥有了帐篷、坐垫、睡袋等一系列户外装备。

拥有了眼镜。

丢失了Macbook Air。

丢失了iPad mini2。

丢失了2张信用卡。

看的剧:

  • 《权力的游戏》1-5季
  • 《纸牌屋》1-2
  • 《爸爸去哪儿》3
  • 《琅琊榜》
  • 《BoJack HorseMan》1-2

看的电影:

  • 《马达加斯加》1-3
  • 《十万个冷笑话》
  • 《平衡》(短片)
  • 《这个杀手不太冷》
  • 《闻香识女人》
  • 《同桌的你》
  • 《和平战士》
  • 《第七子:降魔之战》
  • 《饥饿游戏》1-2
  • 《博物馆奇妙夜3》
  • 《荒野生存》
  • 《少数派报告》
  •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
  • 《无人区》
  • 《心花路放》
  • 《移动迷宫》
  • 《撒娇女人最好命》
  • 《指环王》1-3
  • 《霍比特人》1-3
  • 《人在囧途》
  • 《狂怒》
  • 《马达加斯加的疯狂情人节》
  • 《潜龙风云》
  • 《风之谷》
  • 《狼图腾》
  • 《超能陆战队》
  • 《澳门风云2》
  • 《重返20岁》
  • 《速度与激情7》
  • 《万物生长》
  • 《华尔街之狼》
  • 《黑帮家族》
  • 《贵族大盗》
  • 《幽灵公主》
  • 《左耳》
  • 《模仿游戏》
  • 《何以笙箫默》
  • 《念念》
  • 《王牌特工》
  • 《铜雀台》
  • 《超验骇客》
  • 《哆啦A梦》
  • 《鸟人》
  • 《侏罗纪世界》
  • 《海角七号》
  • 《乔布斯传》不同的情境下又看了一遍
  • 《杀破狼2》
  • 《王牌播音员》1-2
  • 《银河护卫队》英文版
  • 《疯狂的麦克斯4》
  • 《煎饼侠》
  • 《道士下山》
  • 《千与千寻》英文版
  • 《Ghost In The Shell》
  • 《疯狂外星人》
  • 《谍中谍5》英文版
  • 《大圣归来》
  • 《刺客聂隐娘》
  • 《完美假妻168》
  • 《华丽上班族》
  • 《烈日灼心》
  • 《复仇者联盟2》
  • 《手冢治虫的13部实验动画》
  • 《港囧》
  • 《鞋匠人生》
  • 《空房间》
  • 《逃出生天》
  • 《小王子》
  • 《进击的巨人》
  • 《九层妖塔》
  • 《终结者:创世纪》
  • 《我的少女时代》
  • 《火星救援》
  • 《科学怪狗》
  • 《寻龙诀》
  • 《门口的野蛮人》
  • 《像素大战》

看图解电影:

  • 《僵尸小屁孩》

玩的游戏:

  • 《逃脱本色》1-2 (手游)
  • 《纪念碑谷》(手游)
  • 《文明:太空》(第一局都没打完……)
  • 《真三国无双7帝国》
  • 重温《三国志10》
  • 《Braid》
  • 《Nihlumbra》(手游)
  • 《Lost Viking》(手游)
  • 《海岛奇兵》(手游)
  • 《Clash of King》(手游)
  • 《ARK方舟生存进化》
  • 《炉石传说》(手游)
  • 《金庸群侠传X》(手游)
  • 重温《仙剑奇侠传1》(手游)
  • 《月影传说》
  • 《Tengami》(手游)
  • 《Lifeline》(手游)
  • 《上古卷轴5》(这游戏玩了很多年,每年都只能玩那么5、6天)
  • 《Minecraft》(手游,双人玩又像是另一个游戏)
  • 《0ad》
  • 《Limbo》(手游)

看的书籍:

  • 《一流成功人士早餐前都做什么》
  • 《河伯解读资治通鉴》
  • 《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
  • 《创业维艰》
  • 《1984》
  • 《富兰克林自传》
  • 《不要独自用餐》
  • 《煤老板自述三十年》

听的书:

  • 《欧也妮葛朗台》
  • 《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
  • 《明朝那些事儿》

写的文章:

  • 《手指头记事法》
  • 《客观因素》
  • 《聊聊态度和勤奋》
  • 《成功不论先后》
  • 《如何让感情长久(一)》
  • 《1/31 过去的碎片》
  • 《领导力》
  • 《英语单词闪电记忆法》
  • 《过去的你并不是你》
  • 《短文四则》
  • 《更高一层意识》
  • 《原来阅读高手潜伏在我身边》
  • 《微信和电子邮件》
  • 《哥当上中科院院士了》 (年度最佳3篇:《领导力》、《短文四则》、《哥当上中科院院士了》)

出没的城市:

  • 长沙
  • 郴州
  • 常德
  • 深圳
  • 香港
  • 台北
  • 温哥华
  • 维多利亚
  • 惠斯勒
  • 邵阳
  • 北京

也许你已经发现了,写这个的最大好处就是…………时间都花哪儿去了?怎么只能写这些东西,要多花点时间做更有意义的事情,或者就干脆多干正事,不然都没啥值得正经说道的有价值的事情了……

去年的总结最后面写着:

这一年最大的成长就是**学会放下和舍弃**。

可能很多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刚开始用微信的时候,在微信订阅号里关注了几个,然后每天都会去阅读。但随着关注的越来越多,可能很长时间没有再去阅读过了。

对于玩博客的人来说,RSS订阅列表也是一样。

包括Todo list。

甚至包括浏览器的收藏夹。

当这些在不断的增长的时候,它们的作用反而在不断的被弱化。more, and more, 而让它们的价值变成了0。

它们在不断的变多,就等于在不断的变“重”,**太重了,就会拖累你的步伐,导致你步履蹒跚。**

 

**有时候完美倾向会产生拖延的副作用**

 

所以,不妨在年底的时候,做一些大的割舍,**舍弃掉所有那些没有发挥你预想中的作用的东西**,把位置留给新的东西。从而在新的一年,获得新生。

这一年,算是把这些都做到了,里面说的微信订阅号、RSS、Todo list,收藏夹,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都清理过一遍了。

但是呢,也发现了新的问题,做减法理应很好,但毕竟只属于辅助性的工作,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去做更重要的事情。

每个月或者每周都应该想想本月或本周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先确保它完成好的前提下。其他时间即使浪费了也关系不大。

要确保目标的达成和实现,其他的那些工作应当是为这个而服务的,不能反而影响了这个。

今天是2015倒数第二天,搞个大扫除,扔些东西,处理解决几件拖了一年以上的事情,这篇文章其实早就写好了,今天补充些信息。祝大家来年快乐。

哥当上中科院院士了


微信公众号

ac8dd8228050fe9a29d7344d4e8abc03

 

哈哈,标题党了一把,不要介意,我哥,张平文教授,前几天当选上中科院院士了。由衷为他感到高兴,虽然自从他去了北大就很少回家所以我们很少见面,但对我的影响却是很大的。

我刚出生,他就已经从北大毕业而且留校任教了。我3岁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教授了😂。也许我刚开始懂事的年纪,恰逢他当上教授的新闻传来,所以家里的大人们都在各种夸他,他就这样成了我小时候的偶像。

大哥一年到头很少回来,一般是过年的时候,我们小孩应该都很期待,因为他会给我们带些高级新鲜的文具和书回来。我记得我最喜欢的那几本作文书都是他送的,还有小学数学竞赛书。他们大人有大人的活动,所以每次回来会准备几个有趣的智力题,丢给我让我慢慢解,解出来一个他又出一个,总有解不出来的,解不出来的他也不会直接说答案,而是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给我个启发然后最终再解出来。也许我的智力就是这时候被开发的吧。

他留下来的数学竞赛书,我爸妈也会每个周末让我做几道才让出去玩。到小学五、六年级去参加汇集了全市的高手的数学竞赛班的时候,老师也不得不由衷的说我是班上最好的苗子啊,哇哈哈,亏我还经常逃课打游戏……

送书的时候他会送给小孩们不同的书,大家也会相互借阅。我又从另一个小孩那里借到一本杂志,上面有一页讲制作flash动画的,然后就跟着做了一下。感觉特别有意思。从那开启了我扶摇直上的自学计算机的道路,从Flash,到里面的ActionScript(一种和C++语法很像的脚本语言),到php, C++ … 这些都是在初中和高一。

然后高二的时候,这里又有两个我感谢的对象,高二的新班主任柳朝晖老师,和学校负责信息学竞赛的唐金龙老师,因为柳老师和唐老师比较熟,然后我又经常帮老师解决些网络问题😂、剪辑些视频、InDesign个班级刊物、一些课题报告喜欢做成一个动态的Flash,所以柳老师就把我推荐过去了,跟着唐老师入门学习各种算法和数据结构,知道了信息学竞赛是怎么一个回事,那时候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我请了一个月的假,回家看书自学,哦,对,忘了说,虽然我们学校确实有老师负责这块,但以前一般只会利用课余时间,一周一节晚自习这样子,所以真正去参赛的都很少,历史上任何等级的奖好像都没拿过。我是一个不太守规矩的学生,唐老师又给予充分的信任和大力的支持,学校的好几个机房我都有钥匙,所以从一开始每天的午自习时间和整个三节晚自习时间都待在机房,到后面整天整天的待在机房。然后后面又请了一个月的假,每天从早到晚自学几本最权威最难的书。到这里,算是理论基础已经具备了。

然后大哥华丽丽的出场了,他联系了我们省最好的高中之一的雅礼中学里的老师,让我跟他们学校的专业竞赛班一起参加赛前集训,那是比赛前最后一个月,刚进去的时候,稳定在倒数几名,但集训期间,成绩也稳步上升,偶尔也能拿几次单题第一,到最后比赛拿了湖南省一等奖。这个奖如果没有柳朝晖老师,没有唐金龙老师,没有大哥,没有雅礼的老师和同学们,是拿不到的。

拿了奖之后,获得了保送资格,去北大参加保送考试,从准备竞赛到拿奖到保送考试有4个多月没碰过书了,所以面试成绩很高(好像是86,上90可以免笔试,但一般不会有),但算上笔试结果,好像是湖南省的录前42个,我是第44名这样子。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去北大的动力不大,这个是另一个话题,此处不表。

所以最后失去了跟大哥继续成为校友的机会。

对,还是补充说一下我的高中吧。

我跟大哥是高中校友,长沙县第一中学。

但差别是,他读的时候,长沙县一中还是一所很牛的中学,光他们班好像就有十多个去了清华北大。

而我读的时候,已经连续很多届没有能考上清华北大的了,偶尔一届有一个。

我们县实行生源管制,也就是说,考全市统考的中考卷,成绩再好,也不能去市里的学校,只能在一中或者另一所县里的实验中学。

说实话,我不知道从宏观上说是好是坏,但对那些被强制留下来的学生个体而言,真的是变态。

刚才说了,一中有过辉煌的时候,而很多人的信息或者印象都要滞后很多年,所以呢,身边的所有人包括亲人、老师、邻居大伯,都说一中如何如何牛逼,于是就去了。

信息闭塞害死人啊,对于这一点的深刻认识也许就是我最大的收获吧,当然绝对不能怪别人,说来也奇怪,高中一直荒废学业(从初中开始荒废了,不过那时尚且有老底可吃),好像从来没考好过,印象中最好的也就全校50名左右,每年的老师都换,却每年都有老师说,你小子努点力,可以考清华北大啊。(你不要这么说啊,你要知道你这么说了,别人没有努力的动力了啊,你应该说,那小子没什么了不起,那小子才会下一次考出一个很漂亮的成绩来得瑟啊😂)好吧,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眼力能觉得我一个最佳纪录全校50名的能考上全校第一都不一定能考上的清华北大,说来还是自己不争气吧。

不过拿到奖和保送之后,学校把我的名字和事迹张贴在了杰出校友-大哥的旁边(虽然成就相差非常巨大),也算是高中一个光荣的谢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