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简单能永恒


微信公众号

640-5

现在90后应该都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以前那些各种“美化”之后的“非主流”照片已经拿不出手了,有一期快乐大本营也拿出来了他们当年的“非主流”照片来自嘲一下。相反,那些拍的简简单单不做过多修饰的照片,却无论什么时候还可以偶尔拿出来发个朋友圈怀念一下。

初级的设计师们,经常喜欢把字体弄一些斜体,颜色千奇百怪,爱用彩云体、行楷之类的字体。反而一看就很低级、廉价。而高级的设计师们,则更倾向于选宋体、黑体。

以前的我,一直喜欢酷炫风,初中的时候自己做了一个很酷炫的 flash 来当作QQ空间。虽然网上那些同年龄的小男孩小女孩被惊艳得赞不绝口,但实际上到了高中就没法用了。高中又给自己做了一个长得跟 Windows 7 一样的个人网站,但到了大学,又过时了。大一的时候又重新做了一个当时大家觉得酷炫的主页,然而现在又过时了。而那些真正的学术界大牛的网页,一般都极其简单,白底黑字蓝色的链接。没有过多样式。当我下一次再重新制作主页时,我也会这样。

越潮流越容易过时,越简单越能够持久。

上面提的三个都是视觉上的,再来看看其他方面。

我相信大家如果有过教导其他人的经验,会经常听到一句话:这个太简单了。

以前有个本校的应届生来应聘设计师,我要了作品一看,当下就没了兴趣,但跟他说了一下,你去把《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看一下吧。没过几天,他又给我回复了,说,那本书太简单了。平时我可能就懒得回了,但那天我又给他拿书上“简单的东西”来讨论他的作品,过了几个天后,他又发给了我新的作品,立马比之前的跨越了好几个台阶。

最近两年,很多人问我怎么学机器学习/深度学习时,我会先让他们看 Andrew Ng 的视频然后再给出几本书让他们选,其中有有过一些实战经验的人,看完或没看完就会跟我说,这个 Andrew Ng 的视频太简单了。

Xavier Amatriain 在 Quora 上说他面试过很多自称有多年机器学习经验的人但他们却无法回答很多在 Andrew Ng 的视频里已经很好阐述了的问题。

说到人工智能,我相信就算专业跟这个不相关的也都有这么个基础的了解:就是让机器人做看似十分复杂的工作它们能做得很好,但做在人类看来最简单的工作却做不来。

所以你觉得最简单的东西,也许恰恰是最有价值的东西。

比如说,大道至简。

你看完很多很多书之后,你学完很多很多的知识之后,甚至于当你经历完整个人生之后,你明白过来的,往往是已经在人类社会留传了上百上千年的很简单的道理。

而我却看到很多人当自以为拥有了一些“高级”的知识之后,洋洋得意的做出与最简单的道理相违背的事情。大家总是对大公司、大组织,有迷信,觉得他们的行为都是经过多么多么严密的思考和策划做出的多么多么有深意的行为,其实根本没那么复杂,再庞大的组织,一旦违背最简单的道理,再大的大厦也可能顷刻倒塌。历史已经证明了很多次。

你不需要再看教你怎么提高效率的书或文章了,作者未必有他说的那么有效率,很可能他之前是一个十分低效的人在一段时间内发现自己效率提高了以为自己永久改变了,迫不及待写下了书或文章,但其实每个人都有人生中效率很高的阶段,而且再多的书和文章无非也基于一个最重要而又最简单的前提:

去做

你牢牢记住这个并去执行,效率自然上来了。

你不需要再去看教你怎么人际交往的书或文章了,只需要记住并执行你肯定早就听过的最简单的道理:

诚心待人

保持联系

富兰克林是我认为的大成就者之一,他在自传中说自己每天会评估自己的13项美德:“节制、寡言、秩序、决心、俭朴、勤奋、诚恳、公正、适度、清洁、冷静、贞洁、谦虚”,哪一天哪一条没做到,就划个叉,然后来不断提升自己的美德。

而这些内容,小学的“思想品德”里面就都涵盖了。如果你能把它们落实到位,你也能成为很了不起的人。

从我看各种历史的角度,不管是在多么残酷的竞争之下,就是谁掌握的简单的道理越多,谁掌握的道理越简单,谁更有可能获胜。

小说连载(二)


微信公众号

640-2

 

上回说到我问崔立华那局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正是

少年初入江湖路,不知社会多坎途

崔立华说道:“那局长办公室里的人见我过来了,便问,是谁叫我来的。我便又说了那局长的名字。那办公室里的人又问了详细情况我也把来龙去脉给他说了,他却冷笑一声,道‘他都自身难保了,你还是哪儿来的回哪里去吧’。于是就让工作人员把我送出去了。我走出来再跟工作人员打听,才得知,原来之前那位局长,在一处地方有一套别墅,被查着了,昨夜里被抄了家,已经关起来了。”我听了却目瞪口呆,又问道:“那你去看了他吗?”崔立华道:“哪里去找起哦,而且我跟他也并没有这等交情。”我心里想,如果是我,可能会去看看罢。崔立华又道:“本来是做了长远打算来的,结果第二天就又原路回去了。”我听了也一阵唏嘘。后面又与崔立华聊了许多,聊到无话之后。坐着想一想,对那长沙,也没什么具体印象。只知道内里有个湖南卫视特别出名。《越策越开心》、《快乐大本营》都是小时候爱看的节目。我向来不追星,但演艺界有一个人却让我着实佩服,那就是湖南卫视的主持人汪涵,经常从他主持的节目中感觉到他的学识渊博,后来他又编了一本《有味》,却是他到处去寻访那些快要绝迹的传统手工艺人,把那些中华传统的文化,用文字给保存下来。如此有心之人,还能落到实处,确实难得。

继而,思绪开始乱飘,没甚益处,于是掏出手机和耳机,听起书来。

不知过了多久,听得正津津有味,声音却嘎然而止,掏出手机一看,按了个按钮,屏幕没亮,只怕是已经没电了。于是只能取下耳机,看旁边崔立华,已经怀揣着双手睡了过去。只一眼,便突然也觉得自己困意袭来,就也趴在前面的小桌板上睡了过去……

醒来时,只见崔立华站在走廊上正取出背包里的水在喝,见我醒来,便说:“马上就要到了。”我看看窗外,感觉车速已经慢了许多,便也站起来舒展舒展身子。又跟崔立华闲聊两句,车子便已经到了长沙南站,停住了。拿起背包下了车,走出车站,打了辆出租车就往中南大学赶了。

那出租车司机十分健谈,开了一路,说了一路,内里具体的东西我已记不得了,只觉得这出租车司机谈吐颇有些深度且是个非常有文化之人,下得车来,我便问崔立华:“这等人,怎么去开起出租车来了?”崔立华却道:“出租车司机,恐怕是最鱼龙混杂的职业了,那里面有文化程度小学都没毕业的,有找不到其他工作的,也有一些以前给高官当司机的,也有国企老板破了产的,还有一种,这是我一个朋友,他是大老板,也没破产,却偏偏怎么都觉得那生活没意思,只愿去开那出租车才觉得有意思。”我说:“前面几种,那都是暂时落魄,只有你说的最后这一个,才真是奇了。”崔立华说:“他这还算好的,能从开出租车里面找到生活的意义,还有一些找不到的,得了重度抑郁症,去自杀了呢。我认得的就有几个,可见这是个常见问题,还有一个,那是极其富有,却把所有的家产都转移到了老婆孩子名下,自己分文不剩去出家当和尚了。”我听得啧啧称奇,心里想,莫非是他们的人生目标实现了之后,没有新的目标,导致生活没有了意义,就好像我玩游戏,通了关,实现了最终目标,再玩下去就没意义了一样么。

说着话,已经走到了中南大学新校区体育馆门口。走过来一路上都是挤满了小车,亏得我们那个出租车司机有经验,把我们在前一个路口放下,我们一路走过去,却比那些坐在车里的人还快。这人行道上的人也不少,形形色色的行李箱拖在地上滚来滚去,有顺着我们走的,也有逆着我们走的,都行色匆匆。有的一个女儿,一个爸爸,一个妈妈,每人各拖着两个行李箱。我和崔立华两个各背着一个背包,不慌不忙的走在这,倒反而显得有些不搭了。

体育馆一个好宽敞的地方,此刻约莫有几千人挤在这,真是好不热闹。我一眼看见写了我们院名的一块大大的红布,于是走了过去,排了队,办好了报到手续。然后又到公寓办好了寝室入住手续。领了两床被子、两床被套、枕芯、两个枕套、两条床单、两根竹竿和一张蚊帐。崔立华帮着我一起搬到了寝室。打开寝室门,只见左右各连着两个上床下桌,正对面有一个透明的推拉门,可以直接看到对面的寝室楼栋。此刻寝室中没有人,但已有两张床上铺好了床。我在剩下的两张床中,选了靠门的一张,放下东西,铺好床。再稍坐着休息一会儿,就与崔立华下来吃晚饭了。

天色已经有点黑下来了,我们寻着一个餐馆,简单吃了一顿。崔立华说他等会就要赶着回去了。我说:“何不在长沙玩玩再走?”崔立华说:“本来也这么想的,但刚刚接了电话,明天有事儿,所以今天就得回去了。”我说:“本来报到这事儿我一个人就行,累得叔叔跑一趟。”崔立华说:“这不打紧,你在这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学习,别让父母操心。”我说是,是。吃过晚饭,崔立华打了出租车走了。

我到旁边的超市,先买了些牙刷牙膏之类立马要用的东西。买好了之后又买了个桶,把东西都装在桶里提着往寝室走。

到了寝室,此刻却有三个人在那,其中一个我在新生网上见过,应该是我的室友石健,另外两个想必是他的父母。见我过来,给我打了个招呼,然后交流了一下彼此家乡的情况。免不了也说一些鼓励的话,说要互相多多照顾,一起努力之类的。聊了一会儿之后,他们说要下去了,石健说他今晚陪他父母住在酒店里面,明天老人家就要回去了。我说行。于是等他们走后,我拿出手机来充电,接着把刚买回来的东西一一拆开放好。

这时,寝室门又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长得比较帅气的男生,看到我便叫了我的名字,我也认得他,应该是刘古月胡。在新生网上面,本来所有人的照片都应该是高考的证件照,却唯独只有他的,背景不是黑布、蓝布、红布、白布,却是一堵白墙,还泛着黄色的灯光,照片边缘还隐约可见床沿。而且所有人的信息都有民族、籍贯、政治面貌、家庭地址、就读高中等等,而他的信息里面,却仅有一个姓名和一张照片,其余的都是空白。当时就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且不说单单他的名字,也如此奇怪。

他打完招呼便说:“我们到隔壁的寝室去看看吧,认识一下班上的同学。”我觉得也好,就先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跟着他一起逐个逐个在我们班里的寝室跟大家认识、聊聊天。主要是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和家乡、爱好。到了最后一个寝室,内里有一个人说他是代理班长,我们一些人过去之后,他就说:“那干脆就现在男生们都来集个合吧,看看人都到了没有。”我奇怪怎么刚报到第一天就有了代理班长,原来他是提前了几天过来,先见过了辅导员,所以就指定为代理班长了。大家集了合,点了点人数,还有人没来,其中就有我们寝室的一个。

散了之后,各回各寝。我继续收拾东西,古月胡也开始收拾东西,我把牙具放到洗手台上面,走回到桌前时,瞥见古月胡拉开的书包里,有一张红色的折叠纸,上面赫然写着“湖南大学录取通知单”。我问道:“这是谁的录取通知书啊?”古月胡一看,道:“噢,这个啊。”顺手拿了起来,一打开,只见上面居然赫然写着刘古月胡的名字,贴着跟我在新生网上看的一摸一样的照片,也有学号班级,这可奇了怪了。看我纳闷不已。刘古月胡不慌不忙的说出来。

正是

千军万马独木桥,却有他径不曾知

要知刘古月胡说出什么来,且待下文再记。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小说连载(一)


微信公众号

640

 

记得我十七岁那年,考上了中南大学。紧张的高考过后,玩闹了一个暑假,眼见着只有几天就要报到了。我父亲却仍人身体不适,不能奔波劳累,母亲也得在家伺候。但我一个人去,他们又放心不下。于是委托了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带我去,这个人名叫崔立华。父亲带我到得他家,当面商量,他也一口答应了。于是买定了高铁票。一同吃过晚餐,便回来了。转眼又数日过去。便到了要准备出发的时候。

我向来不喜欢多带东西,只把录取通知书收进书包,捡了三套换洗衣物也一并折好用袋子装着也放进书包,便是我的全部行李。崔立华也早早到了我家,父亲身体不适合驾驶,所以崔立华载着我和父母三人一起到了高铁站,取了票之后,就要立刻过安检进站了,父母再交代了一些分别时的话语,我和崔立华便进站了,父母打了出租车回去。我跟着崔立华走到了检票口前面的座位上坐着。便开始想象我的大学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但还没开始想,崔立华的话把我打断了,他问道:“你之前有去过长沙吗?”我说:“并没有。你呢?”崔立华说:“我去过三次罢。但都没有停留太久。”我问道:“是去做什么呢?”崔立华说:“第一次去是我刚毕业的时候,被分配到了湖南郴州的一个矿上教书,路过了长沙也在那里转了转。第二次去是押运一车煤矿到了长沙。第三次则差点要长期留在长沙了。”我问道:“是怎么一回事呢?”崔立华说:“有一次在我一个朋友的喜宴上,有人带来了一个摄影机,那时候的摄影机没有现在这么常见,大部分人都不知怎么用。我在大学期间,刚好喜欢搬弄摄影器材,玩的也比较熟悉了。所以就用他那摄影机帮我朋友把整个婚礼给拍了下来。也与这摄影机的主人认识了,原来是长沙一个公安局的局长,我们本来聊的就投机,加上那时候的大学生都是香饽饽,他们单位又一个大学生都没有,便邀请我去他们局里挂一个文职,做一些录像的工作。我觉得这工作也不错,就答应了下来,他给我写了他们单位的具体地址,嘱咐一定要到。他回了长沙之后,还接连二三的催我去入职。我便坐了火车赶过去了。按他留的地址找到了他们的单位。进去后,那里工作人员问我是来干什么的,我便说是来入职的,工作人员问,是谁批准的,我便说是贵局局长批准的,又问,哪一位局长?我便说了那局长的全名。工作人员愣了一下,犹豫了几秒之后说,我先去问一下,那工作人员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又出来了,让我去局长办公室。工作人员领着我到了局长办公室之后,我却看到办公室里面并不是当日我见的那个人。”说到这,广播里放到我们这列列车开始检票入站了。检票口两个工作人员开始把伸缩栏杆的带子放了下来开始检票。而后面也不知何时已经排了十来号人了。依我的个性我喜欢就坐着等别人排得差不多了再起身去续上。但此刻有长辈在场,由不得我的个性。只见崔立华已经站起身,把背包背上,说了一句:“走吧。”我只得也站起身来把背包背好一起去排队了。站入队列之后,我便马上问道:“之前见的那个局长是个骗子吗?”崔立华说:“先排队,等上了车再说吧。”我心里暗想,这崔立华真是个颇讲规矩之人。队伍排得很快,我们一前一后检了票入站,上了手扶电梯,找到了地上标记的车厢号,径直走了过去,不一会儿,车子开过来了,车头的样子颇像小时候看的动画片《铁胆火车侠》。车子停稳后,车厢门打开,我们便走进去,找到了位置,崔立华把背包搁到了座位上面的搁板上,我则直接把背包放在了地上,小腿肚子下面。等到车上的人都放好了行李入了座,车子开动后,我便又问:“刚才说那局长是怎么一回事呢?”崔立华笑了笑,说了出来,却让我目瞪口呆。

不知那局长是个什么情况,且听下回再叙。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三门问题引发的思考


微信公众号

72ab8debd65b654714eea8062ec88326

 

最近老有人催更,今天就更一篇吧。其实标题叫三门问题引发的思考并不妥。而是三门问题引发的问题引发的思考(太绕,后面你就知道了

也是在春节期间看到了西乔发的那篇讲到了三门问题(Monty Hall Problem)的文章。这里我从中摘编一下描述三门问题的部分。(并不是本文重点

假设你正在参加一个现场抽奖游戏:

有3扇门,你可以选择一个,并得到门后的奖品

其中一扇门后是一辆豪车,另外两扇门后各装着一只猫

你选中了A门

主持人知道每个门后都有啥,且永远都会在你没选的两扇门中打开有猫的门

所以主持人打开了B门,门后是一只猫

你有一次更改选择的机会,你是否应该换成选择C门?

在1990年的时候,有一位读者把这个问题寄到了目前为止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最高智商的人类/女性 Marilyn vos Savant 在《Parade》杂志开设的专栏。

她的回答是不换有1/3的胜率,换有2/3的胜率。

然后她收到了来自学界的雪片般的质疑和羞辱:

“看起来你很喜欢直奔要点,那我也直接点:你搞砸了。如果一扇门打开后显示没有奖品,那么剩下的两扇门胜率都各是1/2,没什么可能一扇门比另一扇门的概率高。作为一个职业数学家,我为大众在数学技能的缺失感到十分担忧。请承认你的错误,并在未来更用心些。”
Robert Sachs, Ph.D.
乔治梅森大学

“你捅篓子了,你捅大篓子了!看起来掌握基本的数学原理对你是有困难的。无论你是否改变选择,概率都是1/2。这个国家里已经有够多的数学文盲了,我们用不着“世界智商最高的人”来证明这一点了。丢人!”
Scott Smith, Ph.D.
弗罗里达大学

“我曾经是你专栏的忠实读者。但这件事上你真的错了。我是专业干这个的。”
James Rauff, Ph.D.
密利克大学

“在回答此类问题之前,你应该重修概率。”
Charles Reid, Ph.D.
弗罗里达大学

“很震惊,在被至少三个数学家纠正之后,你仍然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Kent Ford
迪克森州立大学

最后,她号召大家做实验,无论是真实世界的实验或者用计算机模拟都行。结果几乎所有的实验结果都证明她是对的。包括Paul Erdős在内的顶级数学家,即使在公式化的数学证明面前,他仍然拒绝相信且更加愤怒。直到亲眼看到数百次计算机模拟的结果,才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

好了,描述到此结束。接下来带大家进入到我看完这篇文章之后的思考。

首先,其实在大多数问题上,学界是正确的。(否则这个事情也不会引起重视,也不会被人津津乐道)。而且科学是在发展的,在它出错了的时候,会进行自我修正和完善(包括在这个问题上)。所以科学肯定是要相信的。

然而,与很多教育程度不高的人不相信科学相比,也有很多教育程度高的人迷信科学。在知乎上尤其处处可见。很多人挂着Ph.D的头衔因为是自己专业的内容,就开始在很多其实现在的科学研究还并不充分的情况下,或者哪怕在97.3%的情况下你说的都是对的,而选择性忽视那2.7%,抛出很多诸如“肯定”、“绝对”、“毫无疑问”之类的论断(虽然还是有很多这样的回答在不久之后就会经过他人的指正进行修改,加上“这是个人观点”之类的修饰语)。让我看到的是一个过度自负而不谦虚的科研团体,当然,这个自负可能是来自于现在科学的强大,来自于他们仪仗着科学的力量在于“民智”的较量中屡屡获胜。但是我们是否得想一下,从哥白尼提出日心说到爱因斯坦创立广义相对论包括Marilyn vos Savant解答三门问题,哪一个又不是推翻了当时学界很多人所认为的“肯定”和“绝对”呢?如果你对科学史了解更多那这样的例子也应该知道更多。科学的突破很多都是来自于出人意料的发现,由此也才有科学长足的进步。而那样的自负,在科研工作中能有什么有益作用呢?